提示:擔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說網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

AV拍攝指南 武道神帝葉辰 鬼醫鳳九

第二十八章 就是這么拉風

      胡峻峰的笑聲陡然間回蕩在了整個屋子內,讓端坐在椅子上的陳管事嚇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陳管事正在納悶胡峻峰為什么會這樣,究竟是什么靈器讓他如此高興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胡峻峰自己邊笑邊跑了出來。陳管事定睛一看,發現胡峻峰雙手空空如也,可是身上卻胡亂套了一件白色的披風,那模樣很是古怪。

    強忍住笑意,陳管事問道:“你就選了這件披風?”

    胡峻峰猛的點了點頭說道:“是啊,是啊。陳管事,這件披風也是靈器吧?也是玄體境界的吧?他有什么用?防御肯定很驚人很強吧?”

    看著欣喜若狂的胡峻峰,陳管事不知道該說什么好,不過看胡峻峰的樣子,他知道胡峻峰那是真的喜歡這件披風啊!

    胡峻峰身穿著這件白色的大披風,直接從脖子處籠罩下來,拖在了腳跟處,直接籠罩住了胡峻峰的整個身形。而這件披風潔白如雪,上面沒有任何的裝飾。看上去披風上面光潔如新,似乎有層淡淡的透明靈光浮現著。

    “陳管事,這件披風有什么作用呢?”胡峻峰摸著自己身上的披風問道。

    “作用?”陳管事這才想起,這件披風是他從某個死去修士洞府之中找到的,品級只有玄體境界的樣子。而作用更是雞肋,那就是防塵耐磨,那個修士已經死去了幾百年,但是這件衣服卻還是完好如初,感覺干凈得很。

    而且最重要的是,這件披風完全不是一個防具。因為它為了保持自己的完好如初,在靈力攻擊到來的時候,會自動在披風上浮現出一個大洞,讓對手的攻擊直接打在主人的身上,不至于把披風打破了。

    而等攻擊過去以后,這件潔白如雪的披風又會再次恢復本來的面目,絲毫看不出先前浮現的那個圓洞。

    陳管事當時也是覺得這件靈器有些意思,才撿了回來。但是這東西的實用價值完全可以算作沒有啊,除了看上去還行以為,完全就沒有什么作用了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確定挑選這件靈器?老夫也不瞞你,這東西除了防塵不錯之外,沒有一點防御的作用!我勸你還是另外選一件靈器吧,也好幫你防身啊。那些攻擊性的靈器也挺不錯的,和你的暗器配合,也多出一個攻擊的手段不是?”

    陳管事雖然不太喜歡胡峻峰,但是多年以來為外門弟子發放靈器的經歷,讓他有了很強的責任心。對于這種保命的靈器,他總是讓弟子們挑選出最適合自己使用的。而胡峻峰現在,攻擊手段太過單一,且自身的防御比較弱,陳管事覺得,胡峻峰還是從這兩種靈器之中挑選出一件比較好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我覺得這件披風很適合我啊!對了,你說他防塵?是不是,只要我不是故意弄臟,它就一直是這樣純白的樣子?”胡峻峰穿著披風,愛不釋手的摸著披風上的布料,那瘋狂的樣子陳管事生怕他上嘴去咬啊!

    “怎么?你很喜歡這件披風?”陳管事疑惑的問道,這件披風已經擺在這里許久了,胡峻峰不是第一個進來挑選靈器的弟子,也不是最后一個挑選靈器的弟子。但是這么多人當中,卻沒有一個弟子挑選這件尤為雞肋的披風。

    胡峻峰還是第一個看上它的人,而且陳管事當年也仔細查探過這件披風。甚至還讓外門大長老易白墨也幫忙看了一眼,結果都是一樣的,這件披風真的只有防塵的作用而已。并不是什么好靈器,除了可以耍帥以外,好像別無他用。

    但是陳管事不知道的是,胡峻峰就是為了它的顏值。

    胡峻峰飛快的開口回答到:“陳管事,你有沒有什么辦法在上面寫幾個字上啊?這件披風雖然好看,可是太單調了一點。”胡峻峰的話,無疑已經回到了陳管事先前的問題。他豈止是喜歡啊,現在胡峻峰為了讓這件披風更個性一點,居然要求陳管事在上面幫他寫上幾個字。

    “這···當然可以,我身為煉器坊的管事,別說寫字了,就是在上面鑲嵌陣法都能做到,這都是最基本的。既然你這么喜歡這件披風,那我就為了刻上一個防御法陣吧。”陳管事好心的說道,他之所以自己主動提出幫忙刻上防御法陣,那是因為他覺得胡峻峰挑選這件披風實在是有些虧欠他啊。這東西跟那些靈器比起來,完全不值得一提,也只有胡峻峰這種古怪的人才會選擇這件披風。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···這樣再好不過了,不過陳管事啊!你能不能把這防御法陣弄成“正義”這兩個字的模樣?”胡峻峰期待的問道。

    在他原來年幼的時刻,受到了影視文化和小說的影響。總是向往著衣訣飄飄渾身皆白的大俠模樣。他想象自己成為一白衣少年,手中拿著寒光四射的寶劍,馳騁在江湖之中,路見不平便拔刀相助。那將是何等的快意恩仇,那將是何等的拉風···

    至于正義這兩個字,胡峻峰那必須得寫到披風的背面上。而且必須寫到大大的,這樣才能配上胡峻峰帥氣的氣質。

    陳管事一臉黑線的說道:“不行,別說把陣法寫成正義兩個字了,就算是把陣法的線條刻畫錯了一點,這個陣法就不會發揮威能了,一點作用都沒有了,你知道嗎?”

    而胡峻峰則是一臉失望的說道:“哦!這樣子啊,看來你還不行啊。那么等以后我在找人幫我刻上正義這兩個字一樣的陣法吧。算了,你現在就幫我直接寫上這兩個字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陳管事聽了胡峻峰那埋怨的話,臉都快被氣紅了,大聲咆哮道:“你找誰也沒有用,陣法就是陣法,怎么可能變成其他的形狀!你給我正常一點啊。哎呀,氣死我了,算了我好人做到底,幫你寫上吧!”

    說著陳管事大手一探,胡峻峰身上的披風就飛入了他的手中。接著靈光一閃,一直粗大的狼毫毛筆出現在了陳管事手中。陳管事鋪開那純白色的披風,就要開始在上面寫字了。

    “慢著!”這時候胡峻峰的一聲大喊,讓陳管事手一抖,差點畫到披風之上。

    這毛筆上的墨汁可是千年妖獸所煉制而成,如果中途寫錯了的話,那除非毀了這件披風,不然不可能重新改過。

    “又有什么事情啊?難道你后悔了?”陳管事覺得自己今天的脾氣實在是太好了,換了以前,早就一腳把這大喊大叫的胡峻峰踢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陳管事啊,陳大爺啊!你幫我寫好一點,寫正楷一點,畢竟我還要穿出去見人呢!”胡峻峰一臉討好的看著陳管事,生怕他的字寫得丑了,配不上自己的氣質。

    “哼!老夫的字雖然算不得好,但是在這赤城中能比我寫得好的人,不過五指之數。”陳管事說著還伸出了五根手指,那模樣要多傲氣就有多傲氣。

    要知道他可是掌管的煉器一門,這手上的功夫尤為重要,這區區的書法簡直不在話下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,我不打擾你了,你快寫吧!陳管事。”

    胡峻峰點了點頭,說著不打擾陳管事,卻挨著陳管事背后站著,想看看陳管事寫的字究竟如何。

    “我說你,別靠老夫這么近,你靠這么近我還怎么寫啊?”陳管事沒好氣的說道,并示意胡峻峰后退一點。

    于是胡峻峰稍微的退了那么一步!

    “再退!”陳管事揮手驅趕起來。

    胡峻峰又退了半步!

    “還不夠!”

    “退!”

    “再退!”

    “你還想不想寫字在上面了?”陳管事見胡峻峰還是很靠近自己,這才威脅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陳管事,你快寫啊,快寫。弟子這就退后。”

    說著胡峻峰接連往后退了幾步,拉開了他與陳管事的距離。然后又把脖子伸得長長的,想看看陳管事,究竟怎么給他寫。

    陳管事見胡峻峰真的退后了,這才提起筆準備書寫起來。

    “慢著···陳管事,你寫中間一點,寫大一點。”胡峻峰突然想起了什么,連忙大聲喊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再廢話,信不信我不寫了,你愛找誰就去找誰吧!”陳管事接連被打斷了兩次,心中早已不耐煩了。

    “哦哦!你寫,你寫,我保證不在打擾你了。”

    胡峻峰舉出單手做出了發誓的模樣,并再次后退了兩步。

    陳管事忍著怒氣,不想在于胡峻峰多說什么了。他只想盡快寫完這兩個字,然后繼續研究胡峻峰的“暗器”黃金沙鷹去。

    于是陳管事,運筆如飛,帶著滿腔的怒火。從提筆到落筆,一氣呵成,筆劃之間銀鉤鐵畫帶著一股勇往直前的氣勢,整個過程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,讓在后面觀看的胡峻峰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陳管事滿意的看了看自己的作品,從鼻子中哼了一聲,然后說道:“老夫的字可還滿意?”

    “滿意,滿意!簡直太滿意了!”胡峻峰頭點得飛快,然后越過陳管事,撲在了自己的白色披風之上,細細的觀賞了起來。

    這兩個字不但氣勢十足,帶著一股勇猛的氣勢。更為關鍵的是,這兩個大字比例合適,剛好占據了披風背面的大半部分,想讓人看不見都不可能啊。

    胡峻峰二話不說,直接就把這件披風穿在了身上。

    這赤城之中規定了各個弟子的服飾,雜役弟子和外門弟子與親傳弟子、內門弟子的衣服都是不同的。并且也只能穿戴符合直接身份的服飾,但是這披風卻并不禁止穿戴,畢竟胡峻峰里面的衣服還是外門雜役弟子的粗布衣服啊。

    這樣一來,胡峻峰相信,自己走到哪里都會是無比拉風的存在。而他背影上那兩個醒目的正義大字,注定會成為赤城的傳說。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
bbin的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