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擔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說網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

AV拍攝指南 武道神帝葉辰 鬼醫鳳九

第0763章 要尿

      我進去時,院子里早就沒有了人影。

    還好黑皮家我比較熟,即使燈光不是很好,我也能很順利的穿行其中。

    依照之前,二叔與父親的談話,我知道他們這個時候,肯定在黑皮的房間里。

    除了黑皮房間里亮著燈,另一個房間里也亮著燈,我從門前經過時,還能聽到房間里有人說話。

    說話的正是黑皮的媽媽,傷心的她此時正在哭訴她的兒子,顯然她知道自己的兒子,可能兇多吉少了。

    我不由為此事感傷了一下,不過為了看父親他們干什么,我并沒有在門前多待。

    隨后,向黑皮的房間走去。

    門是關著的,要想看到兩人在里面干什么,我必須將門開一個縫隙,不然是無法看到的。

    我先在門口聽了一會,聽到里面沒什么動靜,這時候才忍不住打開門。

    而門一打開,屋里的兩雙眼睛,瞬間都瞄向我,速度十分的快。

    這樣一來,我被發現了,再也不能用偷看的手段了。

    而屋里的兩人看到我,表情頓時一緊張,誤以為開門的人是黑皮的父母。

    看到我,他們一陣兒慌張之后,隨之又出現了好奇的表情:“七……七,你怎么在這里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望著他們,我一時間不知該說些什么。

    又不能說恰巧路過,也不能說隨便出來溜達溜達,這些說法,根本不符合現實情況。

    見我支支吾吾,聰明的父親很快想到。

    “你這孩子,是不是跟我們后面來的?”

    我沒有回答,而是垂首點了點頭,畢竟這件事,沒有得到他們的應允,是犯錯的行為。

    “你這孩子……讓我說你什么好!”父親顯得很是無語。

    而這時候的二叔,則說道:“既然來了,就算了吧!”說完,又開始忙活起手中的活。

    望著他拿出的東西,一下子把我給吸引住了,什么羅盤啦,八卦鏡,紅符,黃符,紅線等等,這些東西,都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,也是我第一次看到二叔拿出來。

    都說二叔腦袋不好,沒想到,他盡玩這些東西,真是太吸引人了。

    看到我望的出神,父親用手將我朝后推了推:“小孩子,看這些干什么?去去!出去等著去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讓我極其無語,沒想到父親這么小氣,連讓我看一看都不行。

    我好不容易跟來的,自然不愿意離開,我把目看向二叔,對著父親噘著嘴道:“我又沒看你玩,二叔都沒有不準我看,你著什么急啊!”

    這話一出,弄得父親眉頭頓時一皺,顯然我剛才說的話,很是噎人。

    也許是見我們兩人太叨叨了,二叔對著父親說道:“你們倆小聲點,一會讓他們兩口子聽到。”說著把目光拋向門口看了看。

    我們見狀,自然明白的他的意思,連忙閉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“就讓他留下吧!弄完我們就走!”二叔又說道。

    聽二叔這么說,父親也就沒再說話。

    二叔把需要的法器,拿出后,瞬間按順序擺弄起來。

    他先是拿出了一個碗。這只碗,我盯看了半天,也沒有感覺出奇特的地方,與我平時吃飯的碗差不多。

    別的東西,卻讓我很好奇,此時拿這么一只碗,更讓我的好奇心不得了。

    雖然好奇,但是我沒敢問問題,生怕他們再把我趕出去。

    二叔將碗底壓在一面八卦鏡上,然后將一張紅色的靈符,平攤在碗口,將其展平,將之前拿出來的紅線,攤在靈符上。

    他右手捏住一張黃符的拐角,隨之在空中一擺,“噗哧”一聲,那張靈符瞬間燃燒。

    黃色的火焰,在二叔不斷揮擺中,搖曳著火頭。隨著紙張的燃燒,一股燒糊的味道散出,等到火焰就要燃燒殆盡時,二叔將最后一星點火,扔向碗口垂下的紅線。

    火焰一觸碰紅線,立刻燃燒起來。

    沒過兩秒鐘,那根紅線燃燒,很快把碗口的紅符也給燃燒起來,一時間燒糊的氣味,越發的濃重。

    而就在火焰燃燒完,余下的灰燼,都沉淀于碗底,這時候二叔突然拿出一個壺遞給我。

    突如其來的動作,讓我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我還沒有問完,旁邊的父親就問道:“這是干啥?”

    二叔用手將灰燼捏碎,然后才說道:“我是讓他取點尿來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我又想笑,又很是無語,什么東西不要,要我取尿去。

    “這里哪有尿?”黑皮家里又沒有廁所,農村的廁所,大多數都在外面。

    “我是說,讓七七取他自己的尿。”

    聽得此話,不僅讓我怔住了,就連我父親都被驚住了。

    “快點!”

    父親剛想問什么,聽到二叔的催促,他連忙對我說道:“趕快去吧!”

    父親居然同意了,這讓我簡直不敢相信,一個人民教師,居然同意一個腦子有問題的人。

    難道父親的腦子也出了問題,這讓我不得不往這方面想。

    “傻愣著干什么?去啊!”見我沒動,父親對我居然催促起來。

    納悶歸納悶,這件事,我還不得不去做,其實我也很想知道,二叔為什么這樣做。

    接過瓶子,我向門外走去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總不能就地解決吧,如果我自己在房子里,我倒不會猶豫,可是還有父親與二叔在場,我可不敢這么明目張膽。

    走出房門的我,為了怕他們看到,我還特意關了門。

    一邊拿著壺,一邊脫著褲子。

    等了大半分鐘,才陸續來了尿。

    說真的,這種事情,我還真沒做過,所以難免會緊張。

    而就在我快要尿完的時候,一股寒流襲來,那個小女孩突然像一幅畫,從我面前飄過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我的尿還未尿完,瞬間給嚇得止住了,此時都來不及提褲子,就向房間里跑去。

    這丫的,實在太嚇人了,不打招呼就出現。我好歹是個男人,就這么被一個女鬼看到,說出去該如何見人。

    看急急忙忙的我跑進來,屋里的兩人都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父親連忙問到,然后把目光看向我未提的褲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褲子也不提?”

    聞言,我連忙將手向衣服上擦了擦,剛才被嚇的,不少尿都灑在了衣服上,隨后才把褲子提起來。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
bbin的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