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擔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說網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

AV拍攝指南 武道神帝葉辰 鬼醫鳳九

全文閱讀 第346章:不說再見

      “不,不會的。”蔣清寒搖了搖頭,似乎拒絕相信這件事情。

    沈澄然嘆了一口氣,轉頭看向床上的人。

    “高逸川的為人,你應該是最清楚的,是不是真的,你心中應該知道。”

    蔣清寒眼神微動,看著高逸川的目光仿佛穿過了千山萬水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該拿他怎么辦呢?我們似乎永遠都不被人祝福著,永遠會生不能在一起,就連死了也不能相隨。”

    蔣清寒幽幽地嘆了一口氣,沈澄然心中也十分感概,但是卻別無他法。

    一直守到了半夜,高逸川終于醒了過來,只不過他知道自己還活在人世之后十分失望,苦笑起來。我看了看站在床邊的蔣清寒,說道:“高先生,我知道你的心情,但是人生在世,若是輕易尋死,肯定會讓你的親人和朋友傷心。”

    高逸川低著頭,沈澄然猶豫了一會兒,終于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看到蔣清寒,并非一個辦法也沒有。”

    他猛地抬起頭,有些震驚的問:“你認識她?不、不……怎么可能你們年齡相差這么多……”高逸川有些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“因為我見過她。”沈澄然小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說......清寒沒死?”高逸川激動得差點跳起來,幸好被沈澄然及時擋住沒摔出去。

    “不是,蔣清寒已經死了。”聽完這句話,高逸川臉上的驚喜瞬間消失,變得頹喪,仿佛失去了一切希望,沈澄然繼續說道:“我見過蔣清寒的靈魂。”

    高逸川震驚地瞪大了眼睛,渾濁的雙眼看著她,像是在看一個怪物。

    沈澄然微微一笑,第一次聽她的話肯定會懷疑,畢竟普通人可沒有一雙可視陰陽的眼。

    “事實上,她就在這個房間之中。”

    幾天之后,高逸川終于出院,他興沖沖地回到了竹屋找到了沈澄然。

    “姑娘,我現在已經出院了,你之前答應我的事情,是不是可以實現了?”他眼睛里放著光,看上去根本不想一個將近古稀的老人,臉上帶著微微的紅暈,激動的樣子就像是即將看到自己的愛人。

    但事實上也確實如此,四十三年了,他馬上就可以看到他朝思夢想心心念的蔣清寒了。

    “當然可以。”沈澄然笑著說道,看著眼前的高逸川換上了最好的衣服,聽到她的話之后又急急忙忙地回了房間,再過來的時候頭上已經戴了一頂禮帽,看上去十分紳士。

    他猶猶豫豫地問:“姑娘,清寒現在是什么樣子?是不是還很年輕?”他聽人說人死后悔一直維持著死去時候的樣子,那清寒一定還和以前一樣,但是自己已經變老,徹底被歲月蹉跎,變了顏色。

    沈澄然轉頭看了一眼角落里,笑著對他說道:“蔣清寒剛才說,在她心里,你永遠是在瀑布下教她畫畫時候的樣子。”

    高逸川一震,抬手擦了擦眼角,聲音發抖。“姑娘,我已經準備好了。”

    沈澄然將陸生教她的辦法,有條不紊的進行著,當準備好的犀牛角被點燃時,淡淡青煙飄散在空氣中,站在角落里的鬼影,在青煙晃動中緩緩出現。

    “逸川。”蔣清寒一頭長發垂腰,含羞帶怯地輕聲喚道。

    高逸川雙手止不住地顫抖,眼前的女子,就是他記憶深處的人兒,還是和他們認識時候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“清寒。”他走上前想要拉住蔣清寒的手,但是手剛剛碰到對方就撲了空,他詫異地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犀牛角只能讓你看到她,但是不能碰到。”我解釋道。

    高逸川激動地點著頭。“夠了!夠了!”

    今生今世,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還能在看到蔣清寒,從來沒有想過還能有此時此刻的相遇。只不過本來以為已經進入地府,甚至是已經轉世投胎的人,現在卻站在自己面前,高逸川十分詫異。

    “清寒,你怎么會在這里?你不是應該已經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跳下瀑布之后就在水中變成了水鬼,并未到黃泉。”蔣清寒搖了搖頭,緩緩將自己這四十多年來的事情都說了一遍,高逸川聽后久久不能言語。

    “沒想到你竟然一直都在我身邊,上天待我太殘忍,竟然讓我們一直相伴,卻不能相知。”

    蔣清寒淺淺一笑,緩緩說道:“上天待我已經不錯,不然我此刻已經不知道投胎何處,哪里還能和你再相見?”

    高逸川點點頭。“上天待我不薄!清寒,我從沒想過還能看到你。”

    兩人雖然不能碰到對方,但是僅僅能看到對方就已經滿足。

    沈澄然看著他們的樣子十分羨慕,而腦海中此時也猶如過電影一般的浮現出N多個她和某個男人恩愛的片段,男人的臉依舊像打了馬賽克一樣,分辨不清,這讓她有些難過……

    突然她的腰上一緊,打斷了她的思緒,瞬間將她從失神的狀態拽回,沈澄然本能的轉頭。

    “怎么還哭了,因為羨慕?”陸生在她身后低聲詢問。

    沈澄然不置可否,于是點了點頭,畢竟跨越四十三年的愛情,確實是很讓人羨慕的。

    “才四十三年而已,我們會比他們更長。”

    沈澄然沒想到陸生會這么說,她定定地看著陸生,他嘴邊帶著淺淺的笑,似勢在必得。

    “無論是四十三年,還是一百年,兩百年,甚至是千年萬年,都無法割開我們之間的牽絆。無論你躲到哪里,我都能第一時間把你找到,永生永世的陪著你,誰都不能將你我而分開……”

    陸生對她的執念,沈澄然是知道的,可如今再聽到他不留一絲余地的告白以后,沈澄然的心里依然會微不可查的感覺到有些震撼。

    昏暗的房間中,蔣清寒輕輕地靠在高逸川肩膀上,就像是能碰到對方一樣,周圍的景色似乎晃動起來,沈澄然仿佛看到了在四十多年前的猿泰山下,飛流直下的瀑布旁,一個身穿西裝的青年正在專心致志地教導著身邊的女子畫畫。

    第二天,沈澄然和陸生便離開了猿泰山,犀牛角的使用方法也已經教給了高逸川。

    從此之后,他能一直和蔣清寒在一起。原來蔣清寒心中的執念不是心愛的人的背叛,也不是自己這么多時間以來的孤單,而是在等待著,在黑暗和冰冷中執著地等待著自己的愛人。

    陸生說,只要高逸川死后,蔣清寒心中的執念散去,兩人就能相攜投胎,并且能繼續他們四十三年前的誓言。

    奈何橋上,兩人能夠一同走過,來世,也必定能夠再遇到。

    那么被沈澄然遺忘在記憶里尤為重要的人,又會什么時候被她想起或是再次遇見呢。。。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
bbin的网站